福彩3d跨度走势图|七乐彩走势图表

最新免費有效

問道攻略

推廣員主頁 > 問道攻略 >

問道傳(七十五)

發布時間:2019-08-14  作者:admin
第七十五章:拜見藥王
 
(上回說到,顧焱欲往天庭拜見通靈藥王……)
 
少年輕描淡寫的聲音落在侍者耳中卻是如驚雷一般,這侍者心中雖是震驚,但也是見過世面之人,略打量了紅衣少年一眼,便低聲道,“還請仙長隨我來。”
 
隨后便引著少年穿過好幾個環形回廊,回廊之下皆栽花木,靈氣之中混合著草木清香,聞起來格外使人神清氣爽。約是一盞茶的功夫后,二人來到了一處大殿之中,這驛站雖說從外看起來并沒有多廣闊,但這幾個回廊的長度已是不短,顯然內有乾坤。
 
此殿極為空曠,只在左側開有一個木雕小門,連半張桌椅都未曾見到,更別提人影了,但四壁皆刻畫了精密的陣法,精光內斂,顯然堅不可摧。
 
這侍者引少年到此處后,便略低頭,“仙長,小的只能引您到此地了,余下之事便不在小的范圍之內了。”
 
少年點了點頭,此人便告辭離去,這少年看似漫不經心跺著步子觀望著四壁,但實則暗中觀察這陣法,陣法精光內斂,隱隱透出殺機,不由得使人汗毛豎起,如芒在背。這少年自然也不例外,冷不丁打了一個激靈,想必若是有人施法試探這墻壁,定會死得很慘,少年暗自想道。
 
這少年正是顧焱,他自出風月谷后便奔向了天墉城的驛站,一刻也不曾停歇,畢竟隱患纏身一日,便一日不得安生。
 
忽的那雕花小門吱呀一聲打開,顧焱也忙轉向了這雕花門,只見這小門中走出一男童,約是七八歲大小,生的玉雪可愛,唇紅齒白,不由得讓人生出憐愛之心來。
 
但這男童一開口卻是耄耋之年的老翁聲音,卻是嚇了顧焱一跳,這男童道,“可是要去往南天門?身上可帶了信物?若是沒帶,勿要擾了老夫休息!”說到最后,已是帶上了幾分不悅。
 
顧焱伸手往懷中一掏,便取出那信物來,將正面給這男童看了,饒是這男童修為深厚,眼中也是透出震驚來,但卻并未多問,只是點點頭,示意顧焱將玉牌收起來。
 
隨后男童掐了個法決,往大殿中央一點,霞光一閃而過,便見大殿多出了一架極為豪華的馬車,單單是這車身細處的雕工便甚是精致,車頂垂下的珠玉,天蠶絲織就的車簾,更是不必提,比起帝王轎輦也是不逞多讓。
 
前方拉車的天馬也由一頭變成了三頭,且較尋常的天馬更為膘肥馬壯,端的是神駿非常,顧焱見這馬車的豪華程度也不由得咂舌,隨后便付了散幣上車。
 
而這車廂內也極為寬敞,竟如一間屋子一般,桌椅茶水,鮮花果品,蒲團軟榻,一應俱全。但聽男童在馬車外打了一個響指,三匹天馬便唏律律的長鳴一陣,足下生風,一震雙翅便破空而去。
 
男童見顧焱乘車離去,便自顧自的推開木雕門回去休息了,頓時這大殿便又如從前一般清冷。
 
……
 
話說顧焱登車之后,便聞得簾外呼呼的風聲,這馬車自有防護法陣,簾子竟是動也不動,顧焱也沒有去挑簾觀望車外之景,無非便是云霧之景罷了,倒無甚稀奇之處,于是便開始閉目養神起來。
 
不消片刻,車外的風聲已是停了下來,而拉車的天馬也鳴叫了幾聲,示意顧焱南天門已到。
 
顧焱心中不由得一番訝異,他本是覺得天庭路途遙遠,沒有半日功夫是到不了的,未曾想到,這天馬的腳程竟如此之快。
 
心中雖是訝異,但顧焱動作未曾停歇的下了馬車,待他下了馬車之后,眼前之景,便使顧焱心神震動,震驚不已。
 
落入眼中的乃是數百階的白玉臺階,鋪有紅色絲絨毯,而臺階之上則有一座雕梁畫棟的牌坊,足有千丈之高,百丈之寬,瑞氣沖天,一眼望不到頭,只能模糊的看到最上方有三個如太陽一般的金色光團,而這牌坊帶給人的無上威壓,則如凡人面見神靈一般,直讓人透不過氣,不敢生出褻瀆之意來。
 
支撐牌坊的則是二十來根金色的盤龍雕花柱,有三人合抱粗細,其上光華流轉,金龍也活靈活現,似是下一刻便要騰飛而起。每根盤龍柱下均有五個天兵看守,而顧焱面前的兩根盤龍柱相距約是有十丈之廣,應是南天門的入口。
 
顧焱轉過身去,只見后面乃是一片金磚鋪就的廣場,四周有云霧繚繞,讓人看不甚清楚。
 
他也沒有輕舉妄動,亦是沒有登這白玉臺階的意思,若是讓人給扣上了擅闖天宮之罪,那麻煩可就大了。不消片刻,便有一道遁光自南天門內飛出,見狀,守在南天門的天兵行了一禮,但遁光并未停留,直接落在顧焱身邊,正是朱雀神君。
 
“姥姥。”顧焱微微俯身說道,朱雀神君一笑,“焱兒,且隨我來,藥王正在藥王宮等候呢。”
 
說罷,便一把拉起顧焱,化作遁光沖天而起,直奔南天門去。待入了天庭,顧焱悄悄的放出神識去觀望,這天庭之內多云霧繚繞,靈氣充沛,各處仙家洞府著實讓顧焱開了一番眼界,更別提天庭中央處有一座足有百丈高的金殿,更是鬼斧神工,妙不可言。
 
朱雀神君遁光一降,便攜著顧焱落到了一處院落中,這院落中栽種了不少靈藥,還挖了一處小塘,不時有錦鯉越出水面,格外靈動,而主殿之中隱隱透出一股藥香,朱雀神君聞之,雙眉一展,便帶著顧焱入了主殿。
 
只見主殿中央有一尊三足雙耳的丹鼎,通體碧色,雕有龍紋,自下而上,丹鼎的鼎蓋則是龍首,十分巧妙,貼著墻壁則有幾個檀木架子,其上放有大大小小的玉盒或箱子,再或是玉簡。
 
而讓顧焱為之側目的是,在這丹鼎之下有一癱躺在軟榻之上的俊美白發青年,鳳眸紅唇,手持羽扇,正慵懶的扇著扇子。
 
見狀,朱雀神君也不惱,徑直道,“我孫兒身有隱患,還請藥王費心了。”
 
只見通靈藥王微微瞇眼點頭,朱雀神君這才放心離去,顧焱上前行了一禮,“小輩顧焱,拜見藥王前輩。”
 
聞言,通靈藥王這才有了些人樣,支起身子來,有些邪魅的笑道,“不必多禮。”隨即抬手一彈,一道如絲線的金光射入了顧焱體內,顧焱下意識反抗,但這金光并無惡意,只在體內游走不定,顧焱也便隨它去了。
 
片刻后,通靈藥王收回了金光,面上也開始正經起來,“你體內的毒素本座亦未見過,恐怕有些難辦啊!”
 
于是乎,顧焱便將之前的種種告知,通靈藥王頓時明了,正色道,“斷魂花,千年老參,三昧靈芝,再加上噬魂散,陰魅幻心草,即可極大的發揮藥力,提升宿主的功力,又可暗自腐蝕宿主的神魂……你身負朱雀血脈,那毒素只積累于識海與經脈之內,并未損傷神魂,還不算太糟糕……”
 
“上仙且慢!”顧焱出言打斷,“千年老參,三昧靈芝這些晚輩有印象,的確是中合斷魂花的良藥,但噬魂散,陰魅幻心草是甚?晚輩并未服用此類藥材呀?”
 
“在百花谷中,你可曾有過昏迷?或者是意識昏沉的時候?”藥王點撥道,顧焱心中一沉,之前出現心魔之時,自然是昏迷過一段時間,想必自然是在那段時間出的問題。
 
通靈藥王得知顧焱的毒素來源后,面上又變得慵懶起來,輕搖羽扇,“嚴格意義上這些藥材并不具有毒性,但是,是藥三分毒……”
 
……
 
(未完待續)

上一篇:問道記錄陪伴多年情~無名小鎮篇

下一篇:沒有了

關鍵字:
福彩3d跨度走势图 大富豪棋牌游戏平台出售 平特肖公式软件 上海快3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皇冠排球比分直播 脉动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单双中特连中十几期期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厂 湖北彩票中心站在哪里 一号庄彩票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