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跨度走势图|七乐彩走势图表

最新免費有效

問道新聞

推廣員主頁 > 問道新聞 >

《封神大陸之云卷云舒(五)》

發布時間:2019-08-24  作者:admin
第五章:洛水飛劍門
 
天云殊低頭苦苦思索,卻被上方一陣大笑打斷思緒。
 
沒錯,是上方。
 
天云殊抬頭,出了一身冷汗。
 
就算自己方才低頭思考未及顧及四周,但是練武多年,周圍的動靜就算閉著眼睛也能多少感受到些,這人卻神不知鬼不覺跳上了青瓦坊墻,身法之高,絕對遠在自己之上。
 
天色雖微微暗了些,卻也不妨礙視線。坊墻上斜坐著個年輕人,體態風流,神情慵懶,除卻腰間玉帶和暗色流紋,幾乎一身素白。頭上束著發,卻不佩冠冕幞頭,只是系著條白色絲帶,從腦后長長垂至腰間。此刻他一手撐著坊墻,笑得前仰后合,另一只手上掛著個小酒壇子,隨著他手臂抖動,幾乎快掉落下來。
 
那年輕人在坊墻上笑了好久,看看天云殊臉色越來越黑,才一個翻身,輕飄飄落在他身前。
 
天云殊對這種紈绔公子的模樣實在是沒有好感,強忍著怒氣,抱個拳,話也沒說,就準備走,不過卻被那紈绔公子攔住了。
 
看著眼前燦若桃花的笑臉,天云殊有些氣不打一處來,冷著臉說道:“閣下莫非還想多嘲笑會兒在下不成?”
 
那年輕人卻笑著說道:“少俠若是就這么過去,今兒晚上這些門派你一家也進不去。”
 
“為何?”
 
那年輕人笑了笑,就著酒壇子喝了口酒,說道:“不知少俠已經找了幾個武館了?”
 
“三四家吧。”
 
“之前三四家,都派了人同少俠切磋吧?”
 
“嗯。”天云殊幾乎已經不愿意理他了。
 
那人又喝了一口酒:“可是他們切磋輸了之后,卻謙虛推辭,不愿任用少俠,對吧?”
 
“那又如何?”
 
那人幾乎一口酒噴了出來:“少俠還沒有發覺?”
 
“什么?”
 
“就憑少俠的身手,有幾個門派敢用啊。”
 
“啊?”天云殊吃了一驚。
 
年輕人一口將壇內酒飲盡:“方才我看了好幾場比武,以少俠你的身手,嘖嘖,只怕天墉城里能比過的不多,依我看,只有……”話還未說完,就被天云殊一把揪住領子:“你剛才在偷看?”
 
“偷看?明明我坐在墻上正大光明地觀摩好不好。話說,這不是重點吧,喂!”
 
天云殊覺得背上冷汗涔涔,方才這人竟然已經跟著自己這么久,可是自己卻一點都沒發覺,若是他從進城之時就跟著自己,那零珠碎玉這個地方,豈不是也暴露了?
 
年輕人將天云殊有些松開的手拍掉,整了整衣領:“只是看幾場比武罷了,還未盡全力,至于這么兇嗎?大不了,今后我有比武,也讓你去瞧好了。”
 
“你什么時候跟著我的?”天云殊努力讓自己平靜些。
 
年輕人抬了抬手,指了指遠處一座大宅:“就那個。我記不住了。”話題一轉:“話說,你這么急著拜入別人門下做什么?缺錢?”
 
天云殊心內長舒一口氣,面上卻不動聲色,只是轉過身去,準備離開。
 
年輕人急忙說道:“哎,你別急著走啊,我有辦法。”
 
天云殊站住了。
 
年輕人笑了笑:“可是你要幫我做一件事。”
 
天云殊眼神充滿戒備。
 
年輕人又輕笑:“不過我去偷酒,你幫我提兩壇子罷了。”
 
“偷?”
 
年輕人嘆氣道:“美酒皆貴,像我等這窮苦之命,總是無口福啊!”
 
“窮苦?”天云殊打量著他的絲綢袍子。
 
眼前之人依舊在笑:“像我這樣的人,有件絲綢袍子,也不算奇怪吧。”
 
天云殊嘆口氣:“無論如何,這種事我是不會做的。”說著轉身欲走。
 
年輕人只好嘆口氣:“好吧,那在下也不勉強少俠。”
 
天云殊看了他一眼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 
天色終于暗了下來。
 
天云殊疲憊地走出了路口,今日天色已晚,該找個地方過夜了。
 
不過他人甫走出大路路口,就看到路口大樹的枝杈上,方才見過的年輕人提著兩壇酒,正哼著小曲兒,一副尋歡作樂的公子哥模樣。這么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,他竟然還換了一套衣裳,雖然依舊是白色。
 
天云殊覺得自己一個頭變成兩個大。
 
白衣公子哥跳下樹來,語氣竟然還略有些委屈:“你看,都怪你不去,今天晚上咱倆沒有酒喝了。”
 
“那你手上兩壇子算什么?”
 
“見面禮。”
 
“見面禮?”
 
白衣公子扶額:“江湖規矩,新拜入門下要向掌門進獻拜師禮,入門后掌門要回禮,你不會不知道吧?”
 
“若是這樣,用偷來的酒,實在大不敬。”
 
“既是入門禮,當然不能用偷來的酒,這是我從家里帶出來的。”
 
“家?”
 
白衣公子納悶:“怎么?”
 
天云殊有些尷尬:“沒事,敢問公子尊姓大名。”
 
白衣公子笑笑:“慕容恒。”
 
又是慕容家,怎么會又是慕容家?
 
天云殊皺了皺眉,今日方才進城,卻接連遇見慕容世家之人,無論如何也無法用巧合搪塞過去。
 
慕容恒見天云殊神色有變,問道:“怎么,有何不妥?”
 
天云殊打了個哈哈:“聽聞慕容世家乃天下巨富,怎么……”
 
慕容恒哈哈一笑:“哎呀,天下慕容族人何其多,都是天墉慕容家不成?”
 
天云殊眉頭舒展:“也是。”
 
慕容恒在天云殊眼前晃了晃兩瓶酒:“這兩瓶酒可非常難得,今日要見的掌門是個老酒鬼,一定非常滿意。”
 
“可是……慕容公子為何要幫在下?”
 
慕容恒笑了笑:“我呀,只是看你武功不錯,將來應該能在武林上闖出一番名號的,只是人太笨,看上去又和我一樣窮,萬一還未闖蕩江湖就餓死了,豈不可惜?”
 
天云殊有些悶悶的:“餓死倒不至于吧。”
 
慕容恒輕輕頷首:“跟我來吧,我帶你過去。”
 
五大門派直轄在天墉城附件或城內,設有大大小小的武館或門派,而洛水飛劍門正是鳳凰山斗闕宮在天墉城的山外門派,總共不過小百來人,在武林中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在這天墉城里,宅院也是不大不小。
 
洛水飛劍門的掌門齊天泰,當年在天墉城叱咤二十余年,“洛水飛劍”的名號為天墉七俠之首,不過齊掌門人老思定,所以年逾半百之后,在天墉城內創立了洛水飛劍門,轉眼已過十載。
 
洛水飛劍既是齊掌門的名號,也是他賴以成名的自創武藝,當年從鳳凰山學藝歸來,在江湖闖出名聲,就在山外自立門派,至于門派名字,對齊掌門來說,何必那么麻煩,所以也定了這四個字。
 
門派成立幾十年來,齊掌門除了花白的頭發更多一些外,幾乎沒有發生什么變化。
 
他的精神依舊如年輕人般矍鑠,脊背也依舊挺的筆直,身上的肌肉一點都沒有松弛,他依舊每日習武,幾十年如一日。
 
齊掌門當年創立洛水飛劍門,名號也是一點一點打出來的,城東城西、河北河東諸路的江洋大盜諸如“十三寇”等,無不被斬落馬下,一時名聲大噪。
 
只是,十年的光陰,在人身上是不可能不留下痕跡的。
 
齊掌門依舊每日習武,只是,年紀大了,體力也衰退了,眼神也不似年輕時好了。洛水飛劍本就是袖中短劍配合著手中長劍所使出的招式,如今練下來,手中長劍已較往年慢了許多,袖中短劍也不似年輕時準頭那么好了,這讓齊掌門漸漸生出力不從心之感。可惜他的兒子齊顯武,只是長于生意往來,雖然讓門里眾兄弟衣食無憂,卻連他年輕時一半的功力也不及。
 
所以齊掌門打心眼里覺得,五年來門派相安無事,是天大的幸事,也是天大的不幸。這幾年來,他只是替自己的兒子搜尋江湖高手,甚至不惜將一手絕活傳于門中有天賦的外人,為的,就是能在自己天年之后,保住洛水飛劍門的金字招牌。
 
不過,真正的高手,怎么愿意屈尊于這不大不小的門派呢?
關鍵字:
相關文章
福彩3d跨度走势图 野心不大怎样赚钱呢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果 辽宁35选7在那投注 23号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2013itf网球比分 伯乐彩票首页 华东15选5开奖情况 怎样玩极速11选5 14场胜负彩预测佬牛 快乐双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