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跨度走势图|七乐彩走势图表

最新免費有效

問道新聞

推廣員主頁 > 問道新聞 >

《封神大陸之云卷云舒(六)》

發布時間:2019-08-26  作者:admin
第六章:水系靈根
 
此時的齊掌門,正在后院喝著茶,守著自己兒子練劍,只看了一會兒,就覺著心火突突地上涌。
 
“啪!”茶盞重重地撞在木桌上。
 
齊顯武知道自己的劍法又惹父親生氣了,他覺得自己天生就不是練武這塊料子,可是父親之意哪敢違逆,此時見父親生氣,只能收劍垂手,立于原地,大氣都不敢出。
 
齊掌門嘆了口氣,又拿起茶盞:“接著練吧。”
 
齊顯武只好繼續練下去。
 
才練了不大一會兒,后院的守門的莊丁匆匆跑來稟報:“掌門,慕容恒慕容公子求見。”
 
齊掌門放下茶盞,尚未開口,后院院墻上便傳來爽朗的笑聲:“齊老爹,你家門人傳話真慢。”
 
齊掌門手中的茶盞,立刻飛上了墻頭。
 
慕容恒原本兩手各掂著個酒壇子,就在茶盞飛來的一剎那,他左手一松,放開酒壇子,接住了齊掌門飛過來的茶盞,然后左腳一勾,將酒壇子穩穩接住。
 
“三更半夜爬人墻頭,怎么越大越沒規矩了?”
 
慕容恒笑嘻嘻地將茶盞回擲給齊顯武,左腳略一用力,將酒壇拋到左手上,然后跳下墻來,掂了掂兩個酒壇子:“哪里就半夜三更了,這才什么時辰嘛。再說了齊老爹,你下手這么準,也不怕糟蹋了這兩壇好酒。”
 
齊掌門捋了捋胡子,眼睛直放光:“這兩壇好酒若是糟蹋了,我就先代你父親教訓教訓你這不成器的小子。”
 
慕容恒苦著臉:“至于嗎?”說著又笑嘻嘻地湊上前來:“齊老爹,今天我給你引薦個人。”
 
齊掌門兩眼只盯著酒壇:“什么人,墻頭上也沒人啊。”
 
慕容恒依舊笑嘻嘻地湊過去:“總不能都和我一樣,做些雞鳴狗盜之事吧。”
 
齊掌門大笑:“那此人現在何處?”
 
“在大門外候著呢。”
 
“快請進來。”
 
不消片刻,下人便引進一位衣著樸素的青年劍客。
 
青年劍客看上去身量纖弱,不過目含精光,雖衣飾樸素,背后劍匣看上去卻有些來歷,若非武林中有名的劍客,只怕沒有這分氣勢。
 
齊掌門上下打量來人,只是瞇了瞇眼,站起身來,抱拳說道:“敢問少俠名號?”
 
天云殊忙抱拳回禮:“晚輩天云殊。”
 
慕容恒笑嘻嘻地拆開酒壇封布,鼻子湊在酒壇口聞了聞:“齊老爹,這入門禮,想不想收啊?”
 
齊掌門回身瞪了慕容恒一眼:“收不收也得等測試一下靈性再說。”
 
洛水飛劍門不同于城內小武館,則是對弟子有著更高層次的要求,需要有對水系靈根的篩選。
 
天云殊尚未來得及答話,齊掌門則拿出一個八角盤,上面均勻分成五行十區,分別對應著五行陰陽,著就是專門用來測驗人的靈氣屬性的法寶,五大門派都會用著五行盤對招收弟子進行一個初步的篩選。
 
“此乃五行盤,小子你應該懂得如何使用吧”齊掌門對著天云殊說道。
 
天云殊不語,心中定然有數,只要滴入自身氣血,并調動周身靈氣入盤,則可。天云殊便將食指放入齒邊咬破,擠出些血,滴入了盤中,閉上眼睛,感受周圍靈氣,引動五行盤。
 
五行盤由于靈氣引動,便光彩四射,最終水系藍色光耀深藍和淺藍色雙色閃爍不定,顯然意味著天云殊乃能調動感受水系靈氣。
 
通常而已,一般的人都會同時擁有五行靈氣,少數的人缺少某系,但其中會有一個偏重系,向天云殊這樣,純粹的水系,反而很少聽起過,只有那些門派天才弟子才會出現。見到天云殊的水系靈氣光彩如此的純粹,一旁齊顯武大氣也不敢出,慕容恒卻優哉游哉,自顧自倒了杯酒,得意一笑,抓起酒壇子,準備對著壇口暢飲,不過尚未入口,手上一輕,酒壇已在齊掌門手中。
 
齊掌門滿飲一口,回味片刻,咂咂舌,瞪著慕容恒:“臭小子,老夫這么多年,在鳳凰山甚至其余四大門派,都幾乎沒聽說過,單一靈根的人,恒小子,這次你給我推薦了一個天才啊。”
 
慕容恒嘻嘻笑著,對齊掌門說道:“兩壇好酒,分我一點也無妨啊。”
 
齊掌門笑著說道:“臭小子,送酒這主意是你出的吧,天云殊是你朋友?”
 
慕容恒笑著望向天云殊,這讓后者覺得有些尷尬。
 
若說朋友,其實二人認識不過半日,豈能稱得上是朋友。
 
若說不是,慕容恒如此費心盡力,又覺得似乎很對不住他,況且齊掌門該怎么想?
 
慕容恒只是笑笑,轉回頭去對齊掌門承認:“對,算是我的朋友。”
 
齊掌門已經只顧著飲酒了:“既然是你的朋友,那老夫就沒什么好說的了。”說著倒出三杯酒:“不過這天少俠,我這小小的山外門派,可是有點委屈了,只能上報給我的師門斗闕宮,才能定奪,不過以天少俠的天賦,肯定是沒有問題的。天少俠,坐過來一起喝幾杯?”
 
天云殊收劍入匣,心里其實有些怵。同他那個酒鬼父親不一樣,天云殊其實酒量并不好,而他看得出,不管慕容恒還是齊掌門,都有好酒量,他有些怕自己酒后失禮,不過還是恭恭謹謹拱了拱手:“晚輩雖不善飲酒,卻也恭敬不如從命。”
 
酒確實是好酒,醇香綿長。
 
景色也確實是好景色,明月當空。
 
這樣的美酒,這樣的美景,應當不醉不歸。
 
只是尚未醉,就有人敗興。
 
齊掌門望著匆匆趕過來的門人,不滿道:“今日老夫府上,倒還真是熱鬧。”
 
那門人小跑過來,躬身稟報:“掌門,門外慕容弘慕容公子求見。”
 
聽到這個名字,天云殊微微一驚,卻見其余幾位都神色如常。
 
齊掌門還清醒得很,問慕容恒:“你又闖禍了?”
 
慕容恒面色冷淡:“誰知道。”
 
齊掌門嘆口氣:“前廳見茶,老夫稍后就到。”
 
那門人卻依舊躬著身子:“慕容公子說,有要事找慕容恒公子,望掌門通融一下,內院相見。”
 
齊掌門點了點頭,算是同意了。
 
不消片刻,白日里見過的身影,又出現在了天云殊面前。
 
不過此時這個貴公子,似乎帶著說不出的疲憊。
 
慕容弘一進后院,就躬身給齊掌門行了大禮,給齊顯武和天云殊行了平輩禮,甚是注意禮節。
 
只是,當他的目光落在慕容恒和那兩個已經拆開封布的酒壇子上,臉色陰冷得不像話。
 
幾人都未說話,院子里一時沉默。
 
“生氣啦?”慕容恒把玩著手里的酒杯,語調甚是幸災樂禍。
 
慕容弘并未坐下,也未接話,沉默良久,才說道:“阿恒,有空回家看看。”
 
“回家挨板子么?”
 
“母親很想你。”
 
慕容恒臉色一冷:“她不是我的母親,那兒也不是我的家,就不要指望我回去了,不過,”他仔細打量了慕容弘一眼:“這次讓你焦頭爛額,倒是大快人心。”
 
“阿恒……”
 
慕容恒轉過頭來,嘴角留著微笑,眼神卻煞是冰冷:“那兒也不是你的家,她也不是你的母親,有人想當家,就讓他當好了,你跟著瞎操什么心。”
 
慕容弘嘆口氣:“下次別鬧這么大的亂子了。”
 
慕容恒又倒了杯酒,笑著道:“不勞你費心,慕容公子,每日你已經夠忙的了,不必操心我等小民瑣事。”
 
話未說完,慕容弘向齊掌門告個罪,行禮告辭,快步消失在院門外。
 
一直不說話的齊掌門才悠悠開口:“這次你又闖什么禍了?”
 
慕容恒朝那兩個酒壇子努了努嘴。
 
“就這樣?”天云殊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 
“那是準備進上的貢酒。”
 
“咳咳……”齊掌門被嗆到了。
 
齊顯武和慕容恒趕緊上前幫他順氣,慕容恒一臉不可思議:“齊老爹,人都說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今天是怎的了?”
 
齊掌門咳了好一會兒,方才緩過勁,怒視著慕容恒:“你這漏子也捅的太大了,一不小心這可是重罪。”
 
慕容恒撇撇嘴:“對他來說,這不算什么事,就他那性格,酒窖里肯定有備用的以防萬一,來這里不過是借題發揮罷了。老爹你放心,我有分寸,不會鬧大的。”說完對著天云殊笑了笑:“抱歉,我說了謊。”
 
天云殊喝了杯酒:“我不介意。”
 
齊掌門取過酒壇,將剩下一點酒一口飲盡,大聲吩咐道:“再拿酒菜來!”
 
—未完待續—
 
關鍵字:
相關文章
福彩3d跨度走势图 600万彩票网址 黑龙江快乐十分放假吗? 心快乐赛车大战 球探网指数 25选7 北京赛车有人赢钱吗 七乐彩彩票开奖计算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社区 325棋牌捕鱼官网版 篮彩2串1投注技巧